卖菜-万博体育官网app

关注:131     发表时间:2019-04-18 08:35:24

夜已深。

屋外的寒风一阵紧似一阵,灯罩里如豆的灯火摇晃不定。母亲坐在火坑旁纳着鞋底。鞋底很厚,每一针都需要先用顶指将针顶出来,然后再用牙咬住针使劲拔出来,虽然很吃力、很繁琐,但母亲做得很认真。

做完作业,我伸了个懒腰,睡意很浓了。

“二毛,明天陪我到向家塔卖菜好不?”母亲跟我商量道。

“好勒。”我爽快地应道。由于我上了初中,家里的开支也增加了很多,我心里也感到十分愧疚。

“那你去睡吧,好早点起来。”母亲微笑着对我说。

向家塔是水电八局三处建设五强溪电站的施工基地,工人比较多,设有职工食堂。母亲很精明,时常帮他们送一些时令蔬菜,以补贴家用。

天刚蒙蒙亮,母亲便叫醒了我。我赶忙起床,揉着惺忪的眼睛走出屋外,只见父亲挑着一担白菜从菜地回来了,塔坪里还堆放着一地红萝卜,萝卜缨子上还有一些白霜。

“爹,你起来的好早哟!”我对父亲说道。

“你妈说要去卖菜,我想你们早点去,好早点回呢。”父亲气喘嘘嘘地说道。我见他说话时出的气都形成了一团团的雾,但很快又消失了。

我连忙找了把菜刀,把萝卜缨子一个个切掉,之后又一个个洗干净。寒水刺骨,一双手被冻得绯红,可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父亲用几个蛇皮袋子将萝卜和白菜分别打好包,又将母亲的背篓装满了。

吃完早饭,我和母亲就出发了。母亲背着背篓,上面还横着一大袋白菜,足有七十多斤。我挑着两个蛇皮袋子,大概也有四五十斤。从我家到向家塔大约五里多地,我们走了一个多钟头才到那里。

走进食堂,只见屋里一角堆放着各种蔬菜,有冬瓜、南瓜、萝卜、白菜等等。母亲找到管事的说:“我们送了点好菜给您,只要五分钱一斤。”

“我们刚买了很多菜,今天不要了,不要了。”管事的直摇头

“我们的萝卜白菜霜打过的,好吃的很呢。”母亲劝道。

“菜多了,吃不完,怕腐烂了。”他解释道。

“这天气冷,可以放得很久,不会烂的。”母亲说道。

“你这大妹子怎么回事啊,我说不要就不要了。”他有些不耐烦了。

“那便宜一分钱吧,四分钱一斤。你看我都送过来了,难得背回去啊。”母亲想极力争取。

“那你还是背回去吧,今天真的不要,你们赶快走吧。”那人态度很坚决,而且还下了逐客令。

无奈,我和母亲走出了食堂,我的情绪也一落千丈。

“二毛,你还有力气不?”母亲问道

“有呢。”我回答道。

“那我们到镇上去卖菜,今天那边赶场呢。”母亲说道。

“好啊,好啊。”我似乎又有了劲头。

从向家塔到镇上将近20里路程,要先走一段小路到沅江边上,然后走马路才能到达。小路坡很陡,母亲小心翼翼,有时还要牵着路旁的树枝一步一步移动,行走十分艰难。由于我个子还不高,挑着的两个袋子一前一后晃个不停,后面的袋子还时不时碰到石阶上,使得扁担向前滑动,肩膀被磨得疼痛难忍。但我还是咬牙坚持一鼓作气走完了这段下坡路,来到了马路边上。放下担子,用手摸了摸肩膀,才发现双肩都磨破了皮。我耸了耸肩,感到隐隐作痛。

休息了一会儿,母亲也跟上来了。我帮她扶着背篓放在台阶上,好让她坐着休息。母亲喘着粗气,消瘦的脸已涨得通红,脸和脖子上流着汗水,衣服都湿透了,还冒着丝丝水气。

“妈,你把萝卜给我分点吧,我还能够挑呢。”我担心母亲走不动了。

“你还小,还要长个呢,妈没事。”母亲笑着对我说,显得一脸的轻松。

接下来全是土公路,时而有车子飞驰而过,卷起阵阵黄尘,没多久,我们浑身上下沾满了灰尘,母亲笑我快成白头翁了。我心想:“幸好我们的菜是用蛇皮袋子装的,不然的话也会沾灰,到时就不好卖了。”

公路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我感觉特别漫长,肩上的担子似乎也越来越重。我走一段又休息一下,可母亲背着背篓不便放下歇息,她只好双手撑着腰,伸着脖子,像大雁吃力的向前飞行。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艰难行走,下午3:00多钟,我们终于到达麻伊镇。母亲找了街边的一个角落,解开袋子,露出白菜和萝卜,开始吆喝卖菜。

可不知什么原因,时间过了几个小时,竟然无人问津。

天快要黑了,一天下来,除了在来的公路边喝了几口山泉水,什么也没有吃,我早已是饥肠辘辘。

母亲似乎心有不甘,她决定到水电八局四处看看,那里也有职工食堂。于是我们又过河,来到他们的基地。

工人们已下班,有的人三三两两在马路旁散步,修长的喇叭裤格外耀眼。我和母亲穿过人群,找到了食堂。厨工们还在收拾,忙个不停。

母亲向他们说明了来意,一位五十多岁的叔叔看了看菜说道:“行吧,我们全要了,四分钱一斤。”

我终于长吁一口气,向他投出感激的目光。

他摸了摸我的头笑道:“小孩子不错嘛,挑这么多。”

“是的,今天把他累到了,走了几十里路。”母亲也附和道。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记得我这句话啊!”他似乎在鼓励我。

“记住了没有啊?”母亲问道。

我点点头。

是的,我不仅记住了那位叔叔,记住了他说的那句话,而且还记住了那空荡荡的喇叭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