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格·巴尔:穆勒的报告没有发现特朗普与俄罗斯合谋,也没有为他的阻挠“开脱”

关注:74     发表时间:2019-03-25 09:12:15


华盛顿——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报告没有发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合谋影响2016年总统大选的结果,但在总统是否妨碍司法的问题上,他没有为总统开脱。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在给国会的一封四页长的信中表示,穆勒“最终决定不就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做出传统的检察官判断”。由特朗普任命的巴尔和副司法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阅读了穆勒的报告后决定,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总统有罪,把联邦检察官能否起诉总统的问题放在一边。

“在审查了特别顾问关于这些问题的最后报告之后;与部门官员,包括法律顾问办公室协商;应用指导我们指控决定的联邦起诉原则,副司法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和我得出结论,特别检察官在调查期间得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总统犯了妨碍司法公正罪。”

巴尔上个月被参议院确认为美国最高执法官员。他在信中写道,在大陪审团信息被修改后,他将努力让国会和公众尽可能多地获得穆勒的全部报告。

根据巴尔的摘要,尽管穆勒的报告“没有得出总统犯罪的结论,但也没有为他开脱,”特别检察官在他的机密报告中写道。

米勒没有发现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或其同伙与莫斯科合谋,让2016年的大选偏向特朗普,“尽管俄罗斯相关人士多次提出帮助特朗普竞选团队,”巴尔在信中写道。

除了调查俄罗斯对选举的干预,穆勒还调查了川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川普在拒绝效忠总统电视台后解雇了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据报道,科米后来还试图解雇穆勒。特别检察官最终拒绝就总统是否妨碍司法做出“传统的检察判断”。

据司法部长称,没有发现特朗普参与俄罗斯干预选举,这影响了他和罗森斯坦的结论,即没有足够的证据指控总统妨碍司法公正。换句话说,特朗普怎么可能故意阻碍对他没有犯罪的事情的调查?

巴尔在信中称,穆勒拒绝做出任何法律结论的决定“让司法部长来决定报告中描述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但据前司法部官员马修•米勒(Matthew Miller)表示,巴尔为何觉得有必要参与进来,原因尚不清楚。米勒上周日在推特上发文称:“他本可以直接把穆勒的发现告诉大家,但在对事实进行了48小时的调查后,他决定把自己的拇指放在天平上。”

司法部的一项长期意见认为,联邦检察官不能起诉在任总统,但是巴尔在信中声称,他的决定“没有考虑到,也不是基于对在任总统的起诉和刑事起诉的宪法考虑。”

但巴尔在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上并不是一个公正的观察者。2018年6月,就在特朗普提名他担任司法部长的几个月前,巴尔主动向罗森斯坦发送了一份备忘录,称特别检察官没有妨碍司法调查的依据。巴尔称,当特朗普向科米施压,要求他放弃联邦调查局对俄罗斯的部分调查时,他是在总统职权范围内行事,后来他解雇了联邦调查局局长。

特朗普提名的一名司法部官员为总统妨碍司法公正的指控开罪的决定,可能会激怒国会民主党人,他们已经要求获得穆勒的完整报告和基本证据。但巴尔表示,他认为司法部的规定阻止他发布有关司法部没有指控的任何犯罪行为的贬低性信息。

米勒星期五下午把他的报告交给了司法部。不到两年前,在科米被解雇后,罗森斯坦任命米勒为司法部局长。巴尔在调查摘要中写道,特别检察官的团队发出了2800多份传票,执行了近500份搜查令,获得了230多份通讯记录令,向外国政府提出了13项证据要求,并约见了约500名证人。

尽管如此,特朗普的特别检察官在没有确保与特朗普在宣誓下会面的情况下就结束了调查。经过几个月的谈判,穆勒决定让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对特别检察官的问题提交书面答复。

在调查过程中,穆勒对特朗普的六名助手以及俄罗斯黑客网络提出了起诉。这些俄罗斯黑客在社交媒体上支持特朗普竞选,并侵入民主党的电子邮件,破坏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总统竞选。

穆勒的办公室不会提出更多的指控,不过其他检察官可以在自己的诉讼中使用特别检察官团队发现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