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体育生命,轮回

关注:136     发表时间:2019-03-24 11:00:49

梦里,一个小男孩经常出现,流着鼻涕,脸上画满了形状各异的线条,准确的描述是泥巴,还有许多小孩该有的特征。

我不知道,它何时开始出现,或者与我有着怎样的根源,它总在凌晨睡意绵绵之际,天亮以后又不声不响的离开,正如我不知道他的出处,也不晓得它的归宿。

他安静的站在某个角落,脸上写满了与年龄不符的忧愁,偶尔望着辽阔的天空若有所思的念叨,又突然微微一笑,不急不慢的走进了屋。

我默默的走进,深怕不经意的打扰,断了他沉思的思绪,也怕那些我所理解的世界的概念,过分影响了他纯洁而又不甘于落寞的心。

我静静的站在那里,如同此时此刻他站着的姿态一样,某一时间,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仿佛我可以走进他的内心,读懂他黑暗的童年,在岁月增长的旋转间,看不见蓝天的色彩,飘逸的白云。

或许,他在自己的世界里酝酿一段精彩的演说,思索一些零碎的事儿。

有时候,我和他就像一对孪生的兄弟,似乎彼此重叠便是完整的个体,而我是跑了影子的人,急急找寻我所遗失的过往。然而,假设终于还是没能成立,我读懂不了他的世界,如同他理会不了,他的未来和一切还没有的东西。

某些年前,我可能就是这个孩子,而多年后,他可能是我回忆里的模样,只是在某个忘记笔录的时刻,我突然忘了是否有过这样一段过往。

有一天,我梦见他拖着一条小黑狗,它安详的躺着一动不动,是啊,它死了,一条活泼可爱的小狗死了,就像隔壁邻居的老爷爷一样。埋小狗的土地前面,有一棵苍老的树,半边已尽数枯干,唯另一边零星的嫩芽直视云霄,告诫世人,它还是一棵活着的树。

夕阳,在他走过的田艮后留下长长的尾巴,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也有欢笑的时刻。母亲,他的母亲,如同普天下的所有妈妈一样,哪怕全世界的人将他抛弃,她也会爱着她的孩子,就像我的母亲无时无刻不记挂我一样。

夜间,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还是那么虚无缥缈,那是一片混沌的世界,就像盘古未开的天和未辟的地。

那个小男孩,站在与我不远的地方,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似乎在等待又似乎在思索。

“你是谁?”。我怀着诚恳的意愿试图与他沟通。

冷不防的听到了他的回答,让我浑身渐起疙瘩。

“你又是谁?”。

他似乎洞察我的心思,是啊,他不知道他是谁,此时我也何曾知道自己,或许,他是我的过去,我也即将是他的未来。我们在不同的世界思考相同的问题,只是不知是我辜负了他的期望,还是他埋葬了我的一生。

我试着逃出那片天空,却发觉这里没有尽头,就像没有留下可供参考的模块一样,我走过了他的 生活,走进了他的内心,若非解开了他的顾虑,否则不可能毫无压力的走出来。

他还是离开了,带着失落的情绪,一步步走出了我的世界,我帮不了他,就像我自己永远帮不了锁在心里的自己。

太阳出来了,想要呼吸外界的空气,我必须自己走出来,毫无顾虑的走出来。